党群互助
联系我们
浙江锦绣·育才教育集团党总支
地址:杭州市拱墅区大运河商务区冠军路8号
电话:0571-88298028
传真:0571-56796838
邮箱:yczxhz(AT)hzyczx.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党群互助 >> 党群互助
学生眼中的周海红老师
时间:2017-06-21 08:52:29    浏览次数:5762     

学生眼中的周海红老师


     短短的及耳棕发,灵动明媚的大眼睛,小小的个子却有着无限童真的活力——没错,这就是我的语文老师,周姐。

要说这响当当的名声,就得追溯到上上上个学期,那时我们刚来到陌生的校园,首先便将目光投向了即将陪伴我们三年的老师们。霎时,周姐“欢乐”的课堂,便将我的目光牢牢牵住不放,“你们中有哪些人听不懂遂昌话?”我疑惑,难道老师要用遂昌话上课吗?只听她欢快道:“我上课会用普通话的哦。”果然如此,我微微一笑,举起了手。“一,二……”她数着举手的人数,突然耷拉下身子,“啊,这么多人都听不懂啊……”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把我们都逗笑了。周姐的称号,莫名其妙就这么传开了。这或许也就是我对语文喜欢的开始。

   这就是我们的周姐,童真而严肃,正直而自由!

                     —— 遂昌育才中学  八(6) 巫芳璐

 

一头干练的短发,视力五点二的大眼睛,不算高挑的身材却走路生风,再加上高跟鞋、喇叭裤分分钟变成“两米八”的大长腿。这是我们的语文老师。

语文老师姓周,我们都叫她周姐姐。周姐姐不像是我们的老师,而更像是我们的同龄人。课堂上的周姐姐是投入的,她享受着教书带给她的乐趣,我们也跟着她,走进一段段文字背后的故事。上课期间,时不时还会冒出一两个段子,让全班同学笑得合不拢嘴。当然,周姐姐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文化知识,她是真正地让我们走进语文、享受语文、热爱语文。一天中有双排语文课时,她一定会抽出一节课让我们看《朗读者》或看课外书,每个同学都全神贯注的聆听着、阅读着。

课堂外的周姐姐可以用百变来形容了。有同学不交作业,她会板着一张脸和那个同学说:“下课来办公室一下!”可转头就笑了;晚上来查寝,会从门缝里偷偷探出个小脑袋,对我们说“古耐!”俨然一个淘气鬼;有同学身体不舒服,周姐姐则变成了爱孩子的妈妈,她似乎精通中医西医,还会草药,她最爱的用的一剂药叫“午时茶”;还有她还懂牙科美容,她火眼金睛后,偷偷叫刘诗琦去把歪门牙给整整,听说是私下和家长沟通的;······

“我的学生有多‘傻’,我就有多‘傻’。”周姐姐和我们笑着说道。这傻不是真傻,而是最本真的赤子之心。我愿成为像周姐姐一样,做一个“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人。

这就是我眼中的语文老师!

                       ——遂昌育才中学 八(6)  李佳

     初见她时,脑海里不由浮现几个字:喷薄朝阳,皓婉皎月。

    与《石头记》中王熙凤的“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不同,王熙凤的美都彰显于表。而她的美很淡,不在表面加以修饰,却惊人心魄。一双眼眸如同浸了墨的黑曜石,而这双通彻的眼眸似乎是上帝赐予的宝石般光彩夺目。岁月积淀下的浓郁的文化气息萦绕于身,白云翩跹,淡然处世,宠辱不惊。

与其说她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倒不如说是一生挚友。

    她拿出语文课给我们观看《朗读者》,希望我们能够学习到这个节目中所蕴含的丰富的朗读技巧与浓厚的文化底蕴;她从不逼迫我们死记硬背,课堂往往趣味盎然;她细心安抚受了委屈的我们,循循善诱,帮我们重新树立信心,制定目标。

    还有她孩子气的一面。

她总是喜欢大笑,或是在脸上做出些古灵精怪的表情。她总是在巡查寝室时从门后突然探出个脑袋,眨眨眼跟我们说一声甜甜的“晚安”,却不斥责吵闹的我们,使寝室里的女生们都不禁轻笑,然后瞬间安静,香甜睡去。这倒不像是一个经历过岁月的人,但也许正是丰富的阅历,才能使她拥有这样豁达的人生态度吧。

如斯之师,得之我幸啊!

                                     ——遂昌育才中学 八(6)班   潘磊

    余师从文者,周师海红也。其之人,之性,之教,皆难称不奇。

    周师形貌如其性,不张不扬而可称秀外慧中。人未可高,然双眼大可如珠,且清明澈亮,视尔若凝。因而悦时宛若少女,称可爱而不为过。如若使栖于人群,定可一眼即认,绝无犹疑。

    其为人性和善,实乃真性真情之人。与人亲近,于平时乃至课上,每每聊与吾等诸生,轻松自在,悠然而语,且其言幽默清朗,闲适之态见于言表。素关心其生,每以其名叠字而呼,甚为亲密,如师生已为友几载,由是颇得其生之心,以至得爱称曰“周姐”。

    故其课堂实为趣,可称“三奇”。讲及文,常涉之背景经历,讲而不已,课常以此而过,时间之流逝快若的卢。此为之奇之一也。论及课文之内容,亦未尝使学生记文之赏析,此实大异于吾之前师。反之,却使余等记一挽孔明联于讲学《出师表》。此之奇之二也。至于奇之三,则为其上课而屡有妙作:尝教余众东坡之《记承天寺夜游》,先书题于板,手指其字而示众读,余等迷而不知其意何在,只照做于其令。其指“游”“记”二字,及读毕,再言:“对,此乃游记。”一时众人乃明其就里,继而大笑不已。此惟其机智之一也。更可为奇者是其成果,此等课堂收效甚佳,班中成绩居高不下,屡屡折桂。余幸为其生可近两年矣,有感于其教,然实不知如此之效自何而来。盖其老道之经验罢?余只可猜而不可得知。

    教课为此,教人亦佳。对顽劣之生,亦有自得之道。恩威并施而教,可令其心悦诚服而无二言,与生谈话也不见严肃,若非其时有雷厉风行之风,余真可以其为玩世不恭者。平日有生提问,其定全力以教,若愚生若吾者仍有不解而与其争,亦会寻理而解,未尝见其马虎。周姐认真负责每如此,使余等肃然起敬,收得众人心。班中人无不愿尽力而为之使。

    如此奇人奇性教得余等愚生,实感有幸。临文述之犹觉不尽,不知所言。

                 ——遂昌育才中学 八(6)班 罗艺乘

 

版权所有©2008-2018 浙江锦绣·育才教育集团党总支 浙ICP备12015648号 技术支持: 燎扬网络
地址:杭州市拱墅区大运河商务区冠军路8号 邮编:310012 电话:0571-88298028
您是第位访问者